牛文文:黑马8年 我们的创业主张

日期:2019-03-21 / 人气: / 来源:未知

 
  创业黑马学院成立8周年以来,我们到底代表了一种怎样的力量,应该发出怎样的创业主张?这8年,黑马成长营从1期走到了18期,每位在座的黑马兄弟都能在毕业照里找到自己的身影。黑马成长营能够办18期,我相信这是一种坚持的力量。
 
  我们与中国许多著名公司联合向创业者开放学习平台。2015年,我们与华为合作开办了华为特训营,很多黑马兄弟跟我一起去华为,感受它的内在力量。我们还走进了腾讯、小米、阿里、京东,也开设了非常多的创业实验室。
 
  我们从北京走向了中国的百城,从中国走到了硅谷、以色列、德国、日本、印度、南极、北极。这8年,黑马的脚步踏过了许多此前没去过的土地。
 
  我们和很多学员和导师,一起走过了很多路,探索了很多东西。接下来,我想代表大家说一说我们这批人的创业主张。
 
  我想代表大家说一说我们这批人的创业主张。
  产业创业没有风口,我们一步步把它做成风口。
 
  要承认,现在风口创业、消费互联网创业,基本上已经走过了红利期。这是一个产业创业的美丽世界,产业创业的黄金时代刚刚开始。产业创业没有风口,你等不来风口,但是我们不怕。我们把自己做成风口。
  产业的世界百花齐放,不只是赢家通吃。
 
  大家都讲互联网是赢家通吃,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产业创业的世界是百花齐放的,每个人都会成功。教育产业这么大的市场,新东方、好未来这两家百亿美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加起来也只占了那么一点份额。在产业的赛道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成功的机会,不需要害怕别人。
  每个产业都可以重做一遍,与其跨界颠覆,不如就地升级。
 
  全中国每个产业都可以重做一遍,与其去跨界颠覆别人,不如就地升级。我不相信你在你的产业里都做不出来,进入别的产业就会成功。当所有的APP创业者都找一个细分垂直产业扎下来、颠覆这个产业的时候,我们身在产业的人,应该有志气来就地革命、就地升级我们所在的产业。
  抬头走进新物理世界,从数字经济到智能经济。
 
  “我们要抬起头来,走进新物理世界。”这是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说的话。如果说过去10年是数字经济或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未来将会是智能经济的时代。
 
  刘松还讲到,我们把30亿人连接起来是移动互联网,现在我们要把100亿个物的终端连起来,而且每年还有10倍速的增长。这是个万物互联的时代。
 
  我相信,这个新的物理世界就是产业的世界,只有产业里才有那些产品,才有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不只是流量或一个APP。
  供给侧创业,发现并云化被闲置的供给资源。
 
  所有的人都在抢用户,都在找用户痛点,都在抓流量、买流量,但是VIPKID和拼多多没有这样做。他们发现并且云化了一种被大规模闲置的供给侧社会资源。供给侧的创业是产业创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不用去找痛点。
 
  我们的小孩需要外教,这个痛点人人都知道,但是在以前的时代里,只有在北京的菲律宾人教外语。米雯娟把北美的幼儿园老师通过云化搬到了中国,让中国孩子听到了原汁原味的外教课。这是发现了一种闲置的供给资源。
 
  拼多多也一样。商场导购的大妈,退休的做直销的大学老师,这些人在电商来的时候,感觉都已经边缘化了,没想到黄峥把这些人搬到了网上。最后,拼多多在3年时间里杀出来。
 
  所以,当我们做产业创业的时候,不要光盯着需求方,需要盯一盯产业的供给方。那些产业资源,我们能不能发现并且盘活、云化?我认为这是产业创业非常重要的一个方法论。
  在新领域成功的是有旧手艺的人。
 
  “新世界(7.150,0.06,0.85%)来了,可是在新领域里,容易成功的人恰恰是那些有旧手艺的人。”这句话是一位黑马实验室的导师告诉我的,他说,“文文,你发现没有,不管是在互联网金融,还是在共享经济、社交电商里,真正成功的那个团队里,必然有一个人过去做电销、加盟、微商。”我相信我们没必要重新发明汽车,最传统的招儿最管用,我们不过是把它披上一个新的外衣。
 
  那些在传统领域打过硬仗并且打赢的人,往往身上有一种力量。我们不要光想着新领域,不要光想着颠覆。
 
  我就是个有旧手艺的人。我曾一口气做了十几、二十年的媒体,有那种对未来敏感、发现人身上力量的基因。
 
  有一天,百度早期创业元老任旭阳跟我说,“老牛,假如你每年都能发现很多值得投资、未来能长大的小黑马,就不用想模式了。你的模式就是你的基因。”那种基因在我们身上。我们在产业里摸爬滚打多年,那种基因就是我们的手感,是我们摸到一块布料的感觉。这个旧手艺恰恰能够做出大事。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弯腰干脏活累活,习惯旷日持久的琐碎。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所有的产业都可以重(chóng)做一遍。没有轻的办法,只能弯腰干苦活、累活,只能忍受旷日持久的琐碎。旷日持久的琐碎是刘强东告诉我的。一个企业家能不能天天干一样的事情,一干就干10年,还能坐在办公室、还能和员工在一起?
 
  很多创业者都希望找到一种新的、激动人心的方式颠覆世界,可是一个做企业的人最大的功夫是做工。你能不能弯腰干苦活、累活,能不能习惯旷日持久的琐碎而不天天看机会?
 
  我们黑马里面有一些兄弟,每两三年不见就换个赛道,最后很难成功。真正成功的人都是能坐得住、重型运营公司的人,而不是那些做轻公司的人。
  小公司更需要组织力,小前台,大中台。
 
  关于组织,自打王慧文讲过“除了阿里,互联网公司组织能力都不合格”以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者都在想组织力是什么。黑马里面最讲组织,方向大致清晰,组织充满活力,一个100多人的小公司,也要讲组织问题。
 
  阿里讲“小前台、大中台、富生态”,黑马的很多人都在做中台,我们意识到中台的力量足够强大。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前线厮杀的销售人员身上,而必须把企业的命运掌握在自己和核心团队身上,核心团队最重要的就是赋能。所以,我们黑马好多的兄弟都在做组织,做公司文化、合伙人制度,这些都是组织力。
  习惯没有大钱的日子,活着就有机会,坚持就是胜利。
 
  最后,我想跟大家说,毫无疑问这个寒冬的时间还蛮长的。下午我参加了北京创业板董事长俱乐部的一个活动,一群上市公司老总坐在一起,绝对没有我们这儿欢乐,有些人人爆仓了,有些失去了自己创办十几年的公司。冬天一定还会延续比较长的时间,我们得习惯过没有大钱的日子。
 
  自打徐小平老师把天使、VC、投资的人群放大后,我跟徐小平老师一起创办了中国青年天使会。我们那会儿找1000个天使投资人非常困难,现在中国每一个论坛、地方,都有天使投资人。
 
  好像钱永远有,只要我们有一个想法,总能融到钱,我们已经习惯了做一个小的生意,在A轮就融到几千万、1个亿,一年融2-3轮。但是我要说,对于大多数黑马兄弟来讲,这种有大钱、快速融资、多轮融资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不但是中国,美国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因为,整个投资世界已经回到了两个基本的价值观上来:
 
  第一,你有没有底层创新、原始创新?我们不需要你再做流量创新,也不需要你有很多用户。
 
  第二,我们希望看到你有一个规模赢利的现实和未来。
 
  很多的创业公司在上市的时候都要回答这两个问题:你有没有原始创新?你可不可能规模赢利?
 
  我相信,Uber和滴滴是对抓流量、用大钱改变用户行为习惯的创业模式的终结。
 
  我相信,未来的创业应该是在那些基础领域,深度学习、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等。
 
  我相信,那是一个新物理世界。在那个物理世界里,也许还能融到大钱,但不是巨额亏损还可以一直熬到最后。
 
  我想跟大家说,活着就是胜利,活着就有机会,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文章转载于:牛文文:黑马8年我们的创业主张

作者:风华正茂科技


返回顶部